Nicotine addiction

(C.1):来自天堂的六点半钟声

(C.2—C.5):未及盛放的白色风信子

(C.6—C.7):午夜莅临的阿帕忒赠礼

Zero

细小尘埃像显微镜中的微生物一样悬浮。

并不足以成为干扰一个合格狙击手的因素。

但毕竟令人感到厌恶——阳光的尸骸。

他谨慎地移动镜头进行微调,寻找最佳角度,......

永夜(霹雳天地)

他一直是他的信仰,无论是战场之上,还是异域流放。

而他们最接近的所在是战场。

修罗场,生死之地,非生即死。

——

他于风雪中诞生,天族的战场一片荒芜,随处可见其他种族的骸骨和缺损的兵刃,或深埋于土,或暴露于外,焦黑的土壤上还残存微弱的火苗。

黑色羽翼徐徐展开,像是被战火熏成这样污秽与虚无并......

无香(霹雳御蓝)

书页间夹了一张手绘书签,时下流行的薄薄一片。

书签上用极细的笔勾出一朵海棠,精致如工笔画,熏着檀香。

他把线装书合上。

四月,南方城市的春风中依旧带着冷气,他从行李箱里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挑了件针织毛衣穿上,外头简简单单披了件风衣。

——

周末,校园里人很少,春雨时朦朦胧胧飘起的雾气偏把这人......

两生(霹雳玄赩)

世间至少有一半的巧合,是精心设计过的阴谋或对命运的无可奈何。

比如那个旅途中突然出现的旅人。

那是一种甚么样的感受?

同一个雨天,与你同样面容的人,近乎同样的眼神,各自拥有着不同的经历与遭遇,挥剑时不同的剑声。

一个口口声声要取代你的人——

——

玄同醒来时胸口闷痛,撕开衣物,离要害处三......

遗枯

遗枯

文案:

榻上禁脔有副合该进教坊的皮相,骨却是侠骨,不随秽囊折腰,想是憾事。

知其何所来,罔知何所如,此亦憾事。

他期这兆乱加身,也期这侠骨不曲。

如此浊世,方得意趣。

(1)

西风兴,四下蝉鸣。天幕似若自东极撬开的壳果,曦光已起,是边塞灰蒙蒙烽尘一线,是乳白内瓤沉沉欲坠,也确......

L'ombre Dans L'eau

L'ombre Dans L'eau

文案

前调:薰衣草,佛手柑,甜橙

中调:肉桂,丁香

尾调:檀木,顿加豆,香草,愈创木,雪松,麝香,琥珀

(Frederic Malle Musc Ravageur by Maurice Roucel)

沙利叶低头细嗅系在腕上的暗纹发带......

(1)

我应约探望我的朋友。

鉴于对个人隐私的尊重,我不想提及她的名字。

我和她已经有很多年没见了。从无忧无虑校园扎入让人焦头烂额的新事业,逐岁叠加的年数足以容纳一个完整的孩提时代。这让我想起我的米拉。(小天使、小恶魔米拉!)她昨天刚把五岁生日蛋糕翻在了编织地毯上,我和吉米为这小淘气鬼带来的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