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tine addiction

(C.1):来自天堂的六点半钟声

(C.2—C.5):未及盛放的白色风信子

(C.6—C.7):午夜莅临的阿帕忒赠礼

Zero

细小尘埃像显微镜中的微生物一样悬浮。

并不足以成为干扰一个合格狙击手的因素。

但毕竟令人感到厌恶——阳光的尸骸。

他谨慎地移动镜头进行微调,寻找最佳角度,......

永夜(霹雳天地)

他一直是他的信仰,无论是战场之上,还是异域流放。

而他们最接近的所在是战场。

修罗场,生死之地,非生即死。

——

他于风雪中诞生,天族的战场一片荒芜,随处可见其他种族的骸骨和缺损的兵刃,或深埋于土,或暴露于外,焦黑的土壤上还残存微弱的火苗。

黑色羽翼徐徐展开,像是被战火熏成这样污秽与虚无并......

无香(霹雳御蓝)

书页间夹了一张手绘书签,时下流行的薄薄一片。

书签上用极细的笔勾出一朵海棠,精致如工笔画,熏着檀香。

他把线装书合上。

四月,南方城市的春风中依旧带着冷气,他从行李箱里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挑了件针织毛衣穿上,外头简简单单披了件风衣。

——

周末,校园里人很少,春雨时朦朦胧胧飘起的雾气偏把这人......

两生(霹雳玄赩)

世间至少有一半的巧合,是精心设计过的阴谋或对命运的无可奈何。

比如那个旅途中突然出现的旅人。

那是一种甚么样的感受?

同一个雨天,与你同样面容的人,近乎同样的眼神,各自拥有着不同的经历与遭遇,挥剑时不同的剑声。

一个口口声声要取代你的人——

——

玄同醒来时胸口闷痛,撕开衣物,离要害处三......

遗枯

遗枯

文案:

榻上禁脔有副合该进教坊的皮相,骨却是侠骨,不随秽囊折腰,想是憾事。

知其何所来,罔知何所如,此亦憾事。

他期这兆乱加身,也期这侠骨不曲。

如此浊世,方得意趣。

(1)

西风兴,四下蝉鸣。天幕似若自东极撬开的壳果,曦光已起,是边塞灰蒙蒙烽尘一线,是乳白内瓤沉沉欲坠,也确......

L'ombre Dans L'eau

L'ombre Dans L'eau

文案

前调:薰衣草,佛手柑,甜橙

中调:肉桂,丁香

尾调:檀木,顿加豆,香草,愈创木,雪松,麝香,琥珀

(Frederic Malle Musc Ravageur by Maurice Roucel)

沙利叶低头细嗅系在腕上的暗纹发带......

(1)

我应约探望我的朋友。

鉴于对个人隐私的尊重,我不想提及她的名字。

我和她已经有很多年没见了。从无忧无虑校园扎入让人焦头烂额的新事业,逐岁叠加的年数足以容纳一个完整的孩提时代。这让我想起我的米拉。(小天使、小恶魔米拉!)她昨天刚把五岁生日蛋糕翻在了编织地毯上,我和吉米为这小淘气鬼带来的麻......

枯骨

枯骨

文案:

我曾把自己的灵魂流放到南疆。

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女人。

她答允永生守护这片大地,这是一笔穷她余生都还不清的债。

(楔子)

(元昌二年)

十里亭蘅止墨,楚雨楼素心琴,时人赞曰神乎其技。

蘅止素工丹青。稽其墨迹,或草木山石,或鸟禽含灵,莫不肖实际,似为奇术所困。

我......

笙歌

笙歌

文案:

卫国百十六城池,四十八代王相,绝代山河尽揽韵致。

卫国有帝姬蓉懿,北齐皇许以北疆七城为娉,卫皇拒之。

传闻当日宫宴,卫后御前失仪,禁足三月。

七城之地相赠,欲卿冠我名姓,并肩看烟波生玉天地浩渺——说的和唱的一样好听。

可她魏芸欢生来就是个凉薄性子。

男欢女爱,情之一字伤神......

重锦

重锦

文案:

“人世间情态一如过眼繁花,你为之所惑心生向往。百岁繁华一朝逝水,久而久之便会心生厌烦。这世间最美,不过白纸一张。”

“如许纯透的璞玉,我又怎能因一己私欲给它添了瑕疵。”

“走一趟红尘,求一真心人。如今人已不在,我宁做臂上蛇。”

——重锦以为自己只是有了人的身体形貌,从不曾想过......

孤魂

序:

冰炎犹记剑身断裂的那一刹。

剑气森森冷冷,从发际破空而来。

她无比惊骇地盯住双剑相击后锁月剑上震出的裂纹。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剑灵之责远重于千年相伴之情谊,护主为要,乃剑灵天性。

她再度投身战局。

锁月剑断作两截,铸剑者天纵奇才,也无法修补。

识海中,剑灵锁月仍是千年来不变的不......

离人

十年前。

烈火教主穆红裳烈火镖名震江湖,一年后烈火教教徒一百七十二人尽数暴毙,教主红裳不知所踪。

同年,慕容山庄一夕之间惨遭灭门之祸。

(宫)

胥州,春。

清雨如丝,淅淅沥沥。

她缩在隘巷里颤索着。

寒冬的断想在脑里打旋,她记起那只冻僵的野猫来,兴许她也要应了这死于冷巷的命。......

吟雪

(壹)

雪光泯然,吟瑶赤足立于殿下,若雪中松柏。

“吟瑶既敢违背教主谕令,自是胸有成竹,不会有何错失。”她单膝跪地,手按剑柄将剑全部抽出,随后——

毫不犹疑,插入石地之中。

“至于吟瑶有无此等实力,教主应很清楚?”她笑貌秀绝,周身萦绕的寒意却传入殿中,无一教众敢直面相对。

正殿上方忽作抚掌......

华错

雨催梨花败。

靖源十年,相府满门抄斩,上官氏一夜覆灭。

(1)

如果不是拗不过好友秋鸣强劝,轩澈一生不会涉足烟花之地。

华光彩照,笙歌靡靡,灯笼招摇,如女子揽客柳臂。秦楼楚馆素来如是,不知浓淡合该适宜,偏爱覆厚厚一层胭脂,以为浓妆艳抹才是倾国美态。

“你就是如此迂腐,下了断论,就不......

四时

春:燕不归

我的爱好,说出来有些不雅。

比如我现在正在实行的宏伟计划。

按照燕子酥的说法,世上任何附庸风雅之事,别人做来是赏心悦目的享受,换成是我就是彻头彻尾的东施效颦,因我实在太笨手笨脚没长心窍。

每每听他老人家苦口婆心的教诲,我总是羞愧难当,掩面认真反思我是如何如何对不起他。仰头望青天,......

荒径

荒径

文案:

流云轻重峦,荒径斜入林。

这是当年虞槐初上小常山之景。

时隔多年故地重游,故人却早在他入浊世翻滚前已作了古。

鸿飞雪爪,不若未识。

(1)

一峰如刃,天穹为之退避;林雾如带,极目可见不足十数里。葱茏凌云木几可蔽日,偶有几缕揪准叶与叶的罅隙争先恐后地挤进来,稀薄得可怜,......

琴鬼

琴鬼

文案: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捡得一张古琴,辛素心只是个平平凡凡活蹦乱跳的小姑娘。

琴之一道,非仅习得惊世绝伦技,更在修得琴心,观世人情。

这漫漫长途上,她拜过两个师父。

一个脾气刁钻不大靠谱,一个非常靠谱性情古怪。

老人家常说,荒山野径上不明来历的东西,是不好随便乱捡的。

辛素心深以......

文案:

他带着它旅行。

他是它的主人、父亲、医师、伴侣和世界。

它是他的附庸、子嗣、病人、白纸和不能奔跑的狗。

他们最终回到了安息地,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Zero)

它之所以叫“它”,而不叫“他”或“她”,是有充分根据的。

单人旁或女字旁具有关乎性别的诱导性,并预先为......

Chrysalis | Zero

(Zero)

今天是首个新人类登录α90行星的200周年纪念日。新世纪的人类文明如迪拉波尔市中心直插大气圈的刀状高塔,雄心勃勃地承接铸造巴比伦塔的神圣使命,高傲宣扬完美的新社会不存在任何倒退的可能性。

基恩娜按照内置程序规定抵达贝伦人的核心基地,立刻在基地入口处发现了两个特殊变化:雷打不动的开工......

Chrysalis | 1

(1)

一切扭转命运轨迹的巨变往往来得毫无征兆,好比在街上瞎逛,突然有人跳出来预言你将成为拯救宇宙的不世英雄。

那天是X3577A的性成熟期。她遵照芯片提供的“成年日”(贝伦人除“奠基日”之外的唯一法定假期)指南,在迷宫般的“光荣零区”兜圈子。

零区在一区西南部,占一区的十分之一。当初那帮提议......

成瘾(霹雳南宫慕)

曾有人问:“何谓善?”

慕少艾答曰:“不恶。”

闻者又提一疑:“何谓之恶?”

答曰:“不善。”

药师待好友耐心被消磨殆尽方悠悠然吐了口烟,气死人不偿命地开口:“这嘛,善恶在每个人眼中本来就不尽相同,没答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么严肃的话题,去问山上的那个,绝对包君满意。”

后来他才叫......

北窗纪事(霹雳枫樱)

北窗纪事

文案:

八荒之大,中原四分,能人辈出。

四国之内,流传千古一说。得相莫如楔子,得将不比凯旋。

前者出自慈光族,羽扇纶巾,渡红尘合枭雄计败双身与死之一国,一笔定千秋社稷。

后者出自佛狱族,智勇双全,踏血路执金戈平定南北敌三十六部,一剑分天地河山。

两人曾均为一国奇才,只憾莫汗关一......

一月闲(霹雳吞雪)

他双手撑着大理石洗手台边沿,面无表情俯视水呈漩涡形没入无底的暗黑洞口。

他抬起头。

方形玻璃镜面蒙着一层珍珠色水雾,冷凝水汽顺着镜面滑下一道痕迹,镜中人——红发,金瞳,因习惯锁起眉心刻下的纹路。

暖气升腾,他微微眯起眼睛。

镜中人正与他对视,眉间同样的细纹,以同样角度上挑的眼尾。

棕......

招魂(霹雳枫樱)

金风扫香屑。

前日方雨,水汽未销,是以香与雾、残屑与水烟混居一处,如囚笼锁住寒光一舍的三十里清光。

也锁人。

寒瑟山房久无人居,暗牖空梁,杂蔓四横,独孤零零一盏亭,四垂薄帐,似遮掩些不可说亦猜不透的勾当。

拂樱在帐后隔雾看枫打发光景,但未至时令也看不出甚么趣味,只无端从半遮半掩的风貌里勾出张......

沉渊(霹雳魔赤)

凝渊这个略带文艺情怀的名字一看就知道不是咒世主起的,比起魔王子这个令人头疼的称号,他的本名凝渊很少有人提及。

为他起名的夫人死于十几年前火宅佛狱和黑道第一交椅的火拼现场,组织内出了叛徒,对方借钉子摸清夫人和少爷小姐的作息时间后,趁火宅佛狱刚吞并一个帮派时策划了这起绑架案。凯旋侯把两个孩子带回来,寒......

孤旅 (霹雳罗黄)

国境至北是一片无垠沙漠。

沙漠边界并不太平,隔三差五就会撞上穷凶恶极之徒,成群结队像荒原孤狼,瞄准猎物后一击毙命,运气最好的能喂那群贪欲无底的走兽,运气不好就是活活在沙地烤死的命。越过边界深入大漠的地带,据传常年活动着一群沙盗,规模日益壮大,时日已久成为一支不受任何势力管辖的组织——能征服最恶劣生......

长阶(霹雳无衣师尹中心)

风寒夜未明。

他逆着寒风一步步踏着长阶而上,浓重的夜雾熏得孔雀翎也服帖地垂下了头。此等仪态,本该添两三点狼狈,而这二字与他无缘太久,久居高位,便也晓得如何将这些微弱势端成百千分的华贵。

他身后的慈光之空,逐渐被缓升的晨曦分割成白昼与黑夜两块。

慈光深处的牢狱如同中土大地传说中的八寒地狱,阴风拂......

踏雪(霹雳吞雪)

(引)

他仔仔细细捧了枝上雪,装入瓦罐封存,又不知所以然。

快雪时晴雪未消,但见茅屋外枯枝雪,山峦下荒径埋,冬景萧索,终归是空茫一片。

——许久之前

暮去晨来,雪落满园。

昨夜篝火燃尽,剑雪醒时余烬或掩霰粒下,或被寒风卷过山峦,除却稀稀拉拉两三节散得很远的枯枝,别无他物。

一阵风过......

烟(霹雳枫樱)

烟(枫樱)

那夜,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幽径曲折迂回,两侧樱花树粉云叠妆,他如桃花源记中的武陵人往前探寻,一旁草垛里奔出只粉粉嫩嫩的粉红兔子,嘴里叼着一根千丈青。

小免也最爱千丈青,他蓦地想,可是现在不知哪里去了。

近处铮铮琴音,曲意高华,犹笑红尘愚人万千种,饶是清风流水亦为之而惑......

Fall(霹雳南宫慕)

Fall

文案:

这场战局中没有输赢,也没有所谓的爱情,良性恶性事件只是昙花一现的臆想。

这只是一出粗制滥造的三流剧目。

——FALL

(引)

五月二十日 晴

我面前的男人瘦骨嶙峋,修长挺拔的身躯失去灵魂支持瘫在角落里,糟糕透顶的精神状态并没多大变化。

我来的时候,他和上次、上......

槛(霹雳南宫慕)

文案:

I love thee with a love I seemed to lose

With my lost saints, I love thee with the breath,

Smiles, tears, and all my life

and, if God c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