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ysalis(Zero)

Chrysalis

文案:

我们生活在没有阴影的时代。

这意味着不会有浮动不定的犯罪率和0.5以上的洛伦茨系数,不平等在同阶级内已绝对消失,就像不同阶级间沟壑分明的悬殊差距一样固化不变。另一层面上也意味着去个性化和符号化,剥夺金字塔最底层的“贝伦”感情的能力合法化。

我叫基恩娜,代号X3577A,是全世界仅有的两个能体会情绪的“贝伦”之一。

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幸运。

(Zero)

今天是首个新人类登录α90行星的200周年纪念日。新世纪的人类文明如迪拉波尔市中心直插大气圈的刀状......

2018-02-17
1

成瘾

成瘾(南宫慕)

曾有人问:“何谓善?”

慕少艾答曰:“不恶。”

闻者又提一疑:“何谓之恶?”

答曰:“不善。”

药师待好友耐心被消磨殆尽方悠悠然吐了口烟,气死人不偿命地开口:“这嘛,善恶在每个人眼中本来就不尽相同,没答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么严肃的话题,去问山上的那个,绝对包君满意。”

后来他才叫苦不迭,早知道就该好好回答这个让人头大的问题,可惜后悔药没得卖,只好自作自受,黄连水往肚里吞。

还有一回同人论杯中物,有个嗜酒如命的人用老话给酒脱罪,叫人生当浮一大白。

江......

寐·枯骨

寐:枯骨

文案:

我曾把自己的灵魂流放到南疆。

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女人。

她答允永生守护这片大地,这是一笔穷她余生都还不清的债。

(楔子)

十里亭蘅止墨,楚雨楼素心琴,时人赞曰神乎其技。

蘅止素工丹青。稽其墨迹,或草木山石,或鸟禽含灵,莫不肖实际,似为奇术所困。

我曾有幸一访十里亭。

我想请她重现一轴故事。

我入十里亭时,蘅芷正在亭里小憩,远山眉不染螺黛,绛唇不点脂。她邀我坐下,含笑翦水波盈盈:“姑娘想让蘅芷画怎样的故事?且说来吧。”

我低下眼,小指挨杯沿轻捺......

荒径

文案:

流云轻重峦,荒径斜入林。

这是当年虞槐初上小常山之景。

时隔多年故地重游,故人却早在他入浊世翻滚前已作了古。

鸿飞雪爪,不若未识。

(1)

一峰如刃,天穹为之退避;林雾如带,极目可见不足十数里。葱茏凌云木几可蔽日,偶有几缕揪准叶与叶的罅隙争先恐后地挤进来,稀薄得可怜,就是白雾也穿不透。

这是虞槐初上小常山所见的光景,传言盛极一时的崇华派传承即隐于小常山深处。

小常山与大常山比邻,同玄清洞禁地、魔域百罗海、黎荌遗迹、祁鸣兽穴并列五大奇地,修士上山途中皆不可调用灵力,等......

2017-12-08
3

琴鬼

文案: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捡得一张古琴,辛素心只是个平平凡凡活蹦乱跳的小姑娘。

琴之一道,非仅习得惊世绝伦技,更在修得琴心,观世人情。

这漫漫长途上,她拜过两个师父。

一个脾气刁钻不大靠谱,一个非常靠谱性情古怪。

老人家常说,荒山野径上不明来历的东西,是不好随便乱捡的。

辛素心深以为然。

(1)

盛极必衰,此乃物理。上行不端下为乱,并南北虎狼环伺,山河倾颓,亦为必然。

上苍一素将凡人悲欢事当作儿戏,迨大晏嗣君跪降北狄,黑云叆叇的京府长空方得清辉一段。墨蓝的天像景泰蓝上的珐琅......

文案:

他带着它旅行。

他是它的主人、父亲、医师、伴侣和世界。

它是他的附庸、子嗣、病人、白纸和不能奔跑的狗。

他们最终回到了安息地,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Zero)

它之所以叫“它”,而不叫“他”或“她”,是有充分根据的。

单人旁或女字旁具有关乎性别的诱导性,并预先为指代对象赋予了不可动摇的人格。而它躯体上的每个器官不定期地更新或增减着,包括那些表现性征的部位,它们是肉块、血浆、神经、细胞黏合的可拆卸零件,增添或失去不会导致休克或对生命的威胁,所以它连自己是不是亚当的......

2017-11-25
0

Kiss Me & Kill Me(霹雳南宫慕)(出坑文,大纲阶段)

又名:三叠纪

文案:

我的爱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被我。(1)

我向魔鬼祷告。

我恳请魔鬼筑起通向地狱的渡桥。

我献灵魂为钥。

趋赴彼岸,拾我遗于梦魇的果报。

剧场时间:

“把‘背叛’拆分成两个单字理解,‘叛’之前必须有背离的步骤。慕少艾不曾与我同向,也不曾真正相对,他只在预想里为我的骨殖保留了一处位置。你呢,萍生?”

“我?我的预想是没有自主支配权的,领主只有一个,你知道他是谁。”

“人总喜欢赠送给临终者一句善意的谎言。到现在你还在骗我?”

“我偶尔也说说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