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

枯骨

文案:

我曾把自己的灵魂流放到南疆。

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女人。

她答允永生守护这片大地,这是一笔穷她余生都还不清的债。

(楔子)

(元昌二年)

十里亭蘅止墨,楚雨楼素心琴,时人赞曰神乎其技。

蘅止素工丹青。稽其墨迹,或草木山石,或鸟禽含灵,莫不肖实际,似为奇术所困。

我曾有幸一访十里亭。

我想请她重现一轴故事。

我入十里亭时,蘅止正在亭里小憩,远山眉不染螺黛,绛唇不点脂。她邀我坐下,翦水盈盈:“姑娘想让蘅止画怎样的故事?且说来吧。”

我低下眼,小指挨杯沿轻捺。......

2018-02-26
27

笙歌

笙歌

文案:

卫国百十六城池,四十八代王相,绝代山河尽揽韵致。

卫国有帝姬蓉懿,北齐皇许以北疆七城为娉,卫皇拒之。

传闻当日宫宴,卫后御前失仪,禁足三月。

七城之地相赠,欲卿冠我名姓,并肩看烟波生玉天地浩渺——说的和唱的一样好听。

可她魏芸欢生来就是个凉薄性子。

男欢女爱,情之一字伤神,长相思摧心肝。

要缠缠悱恻白首不离死生契阔卿卿我我耳鬓厮磨你侬我侬的找别人去,休教她落得一身泥泞拖沓。

(1)

夏雨后,一地狼籍残红。

晨光明艳绯云流泻,苍穹之下,琉璃碧瓦飞龙腾......

2018-02-26
1

重锦

重锦

文案:

“人世间情态一如过眼繁花,你为之所惑心生向往。百岁繁华一朝逝水,久而久之便会心生厌烦。这世间最美,不过白纸一张。”

“如许纯透的璞玉,我又怎能因一己私欲给它添了瑕疵。”

“走一趟红尘,求一真心人。如今人已不在,我宁做臂上蛇。”

——重锦以为自己只是有了人的身体形貌,从不曾想过体会人的情感。

她本只想走这一遭烟火尘嚣。

序:

女子懒倚紫竹榻,凤眸含雾,黛紫衣袂下皓腕如霜,雪肤上盘碧蛇,栩栩如生。

(1)

重锦原是檀玉臂上绘的一条碧蛇。自她有灵识起......

2018-02-26
0

孤魂

孤魂

序:

冰炎犹记剑身断裂的那一刹。

剑气森森冷冷,从发际破空而来。

她无比惊骇地盯住双剑相击后锁月剑上震出的裂纹。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剑灵之责远重于千年相伴之情谊,护主为要,乃剑灵天性。

她再度投身战局。

锁月剑断作两截,铸剑者天纵奇才,也无法修补。

识海中,剑灵锁月仍是千年来不变的不温不火神情,眼底却噙着温软,一如他纤长飘舞于风中的发丝——像一卷轻盈的淡蓝银白琼花纹锦缎,她恍惚地想,也很像春蚕吐出的丝,完好把她的怯弱退避懒散包裹起来,风霜雨露都不必经受,可她却是第一......

2018-02-26
2

离人

离人

十年前。

烈火教主穆红裳烈火镖名震江湖,一年后烈火教教徒一百七十二人尽数暴毙,教主红裳不知所踪。

同年,慕容山庄一夕之间惨遭灭门之祸。

(宫)

胥州,春。

清雨如丝,淅淅沥沥。

她缩在隘巷里颤索着。

寒冬的断想在脑里打旋,她记起那只冻僵的野猫来,兴许她也要应了这死于冷巷的命。死到临头,没人收殓,自己是什么来历不清楚,连个名字也没有——好像她落草后睁眼就是四岁娃娃身量,在龙蛇混杂的地方闯荡。

饥冻交切,这滴水未沾的女娃就苦中作乐地舔舔唇上的雨水,咽到肚里......

2018-02-26
1

吟雪

吟雪

(壹)

雪光泯然,吟瑶赤足立于殿下,若雪中松柏。

“吟瑶既敢违背教主谕令,自是胸有成竹,不会有何错失。”她单膝跪地,手按剑柄将剑全部抽出,随后——

毫不犹疑,插入石地之中。

“至于吟瑶有无此等实力,教主应很清楚?”她笑貌秀绝,周身萦绕的寒意却传入殿中,无一教众敢直面相对。

正殿上方忽作抚掌声,乌檀交椅上端坐一人,鸦发轻枕雪白狐裘,凤眼星瞳,姿容清雅。他双手本素白如霜,抚掌后泛上血气,隐现绯红,如皓白玉石内尘封着几朵桃花。

这是舞文弄墨的手,素净精致,使之染上零星半点脏污......

2018-02-26
0

华错

华错

雨催梨花败。

靖源十年,相府满门抄斩,上官氏一夜覆灭。

(1)

如果不是拗不过好友秋鸣强劝,轩澈一生不会涉足烟花之地。

华光彩照,笙歌靡靡,灯笼招摇,如女子揽客柳臂。秦楼楚馆素来如是,不知浓淡合该适宜,偏爱覆厚厚一层胭脂,以为浓妆艳抹才是倾国美态。

“你就是如此迂腐,下了断论,就不肯给旁人一条别的路走。阳春白雪固然不错,可和者甚寡。民间多有珍品,如苏氏歌,柳氏词,不也是诞于烟花柳巷?舍不得低眼,就要与之失之交臂了。”秋鸣笑说,“今岁花魁,才貌双全,善音律,且听......

2018-02-2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