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瘾

成瘾(南宫慕)

曾有人问:“何谓善?”

慕少艾答曰:“不恶。”

闻者又提一疑:“何谓之恶?”

答曰:“不善。”

药师待好友耐心被消磨殆尽方悠悠然吐了口烟,气死人不偿命地开口:“这嘛,善恶在每个人眼中本来就不尽相同,没答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么严肃的话题,去问山上的那个,绝对包君满意。”

后来他才叫苦不迭,早知道就该好好回答这个让人头大的问题,可惜后悔药没得卖,只好自作自受,黄连水往肚里吞。

还有一回同人论杯中物,有个嗜酒如命的人用老话给酒脱罪,叫人生当浮一大白。

江......

Kiss Me & Kill Me(霹雳南宫慕)(出坑文,大纲阶段)

又名:三叠纪

文案:

我的爱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被我。(1)

我向魔鬼祷告。

我恳请魔鬼筑起通向地狱的渡桥。

我献灵魂为钥。

趋赴彼岸,拾我遗于梦魇的果报。

剧场时间:

“把‘背叛’拆分成两个单字理解,‘叛’之前必须有背离的步骤。慕少艾不曾与我同向,也不曾真正相对,他只在预想里为我的骨殖保留了一处位置。你呢,萍生?”

“我?我的预想是没有自主支配权的,领主只有一个,你知道他是谁。”

“人总喜欢赠送给临终者一句善意的谎言。到现在你还在骗我?”

“我偶尔也说说真话。”......

Fall(霹雳南宫慕)

(引)

五月二十日 晴

我面前的男人瘦骨嶙峋,修长挺拔的身躯失去灵魂支持瘫在角落里,糟糕透顶的精神状态并没多大变化。

我来的时候,他和上次、上上次及之前无数次一样端详那条颜色陈旧但保存完好的鹅黄色缎带——仿佛短短细细的一条织物记载了提示藏宝地点的秘符,再耐性极好地让缎带穿过左右各四处指缝,双手就这么滑稽地绑在一道动弹不得了。

他还年轻,容貌和气度由任何年龄段的人来评判都无可挑剔,融合了年长者喜爱的贵族式优雅和年轻人欣赏的傲气,除却某些小问题,我相信每个女人都愿意和这样的男人谈情说爱—......

槛(霹雳南宫慕)

文案:

I love thee with a love I seemed to lose

With my lost saints, I love thee with the breath,

Smiles, tears, and all my life

and, if God choose, I shall but love thee better after death.

---by 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

(Zero)

Bon vo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