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Fall

这场战局中没有输赢,也没有所谓的爱情,良性恶性事件只是昙花一现的臆想。

这只是一出粗制滥造的三流剧目。

——FALL

(引)

五月二十日 晴

男人修长的身躯瘫在角落里,糟糕的精神状态没有分毫改变。

我的到来无法打乱这个空间的秩序:他和上次、上上次及之前无数次一样端详着那......

成瘾(霹雳南宫慕)

曾有人问:“何谓善?”

慕少艾答曰:“不恶。”

闻者又提一疑:“何谓之恶?”

答曰:“不善。”

药师待好友耐心被消磨殆尽方悠悠然吐了口烟,气死人不偿命地开口:“这嘛,善恶在每个人眼中本来就不尽相同,没答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么严肃的话题,去问山上的那个,绝对包君满意。”

后来他才叫......

槛(霹雳南宫慕)

文案:

I love thee with a love I seemed to lose

With my lost saints, I love thee with the breath,

Smiles, tears, and all my life

and, if God c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