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闲(霹雳吞雪)

他双手撑着大理石洗手台边沿,面无表情俯视水呈漩涡形没入无底的暗黑洞口。

他抬起头。

方形玻璃镜面蒙着一层珍珠色水雾,冷凝水汽顺着镜面滑下一道痕迹,镜中人——红发,金瞳,因习惯锁起眉心刻下的纹路。

暖气升腾,他微微眯起眼睛。

镜中人正与他对视,眉间同样的细纹,以同样角度上挑的眼尾。

棕发,黑瞳。

(一)

“九峰莲滫风景区的实地评测,这是总部下达的任务。”

翻开几张图文资料,最上面一张介绍了九峰莲滫的位置地貌,黑色印刷字之间颇有技巧插入几张不同时间段拍摄的风景照,难得与......

踏雪(霹雳吞雪)

(引)

他仔仔细细捧了枝上雪,装入瓦罐封存,又不知所以然。

快雪时晴雪未消,但见茅屋外枯枝雪,山峦下荒径埋,冬景萧索,终归是空茫一片。

——许久之前

暮去晨来,雪落满园。

昨夜篝火燃尽,剑雪醒时余烬或掩霰粒下,或被寒风卷过山峦,除却稀稀拉拉两三节散得很远的枯枝,别无他物。

一阵风过拽落三两瓣梅花,他收回目光,手上的血已干涸结块,灵活的指节像被丝线缠紧般僵硬迟滞,原来鲜血沾身是这等恨不能痛不能的滋味。

这滋味可悦吗?他默默叹了叹——这江湖,是杀生的江湖,人,是杀生的人。他宁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