寐·枯骨

寐:枯骨

文案:

我曾把自己的灵魂流放到南疆。

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女人。

她答允永生守护这片大地,这是一笔穷她余生都还不清的债。

(楔子)

十里亭蘅止墨,楚雨楼素心琴,时人赞曰神乎其技。

蘅止素工丹青。稽其墨迹,或草木山石,或鸟禽含灵,莫不肖实际,似为奇术所困。

我曾有幸一访十里亭。

我想请她重现一轴故事。

我入十里亭时,蘅芷正在亭里小憩,远山眉不染螺黛,绛唇不点脂。她邀我坐下,含笑翦水波盈盈:“姑娘想让蘅芷画怎样的故事?且说来吧。”

我低下眼,小指挨杯沿轻捺......

琴鬼

文案: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捡得一张古琴,辛素心只是个平平凡凡活蹦乱跳的小姑娘。

琴之一道,非仅习得惊世绝伦技,更在修得琴心,观世人情。

这漫漫长途上,她拜过两个师父。

一个脾气刁钻不大靠谱,一个非常靠谱性情古怪。

老人家常说,荒山野径上不明来历的东西,是不好随便乱捡的。

辛素心深以为然。

(1)

盛极必衰,此乃物理。上行不端下为乱,并南北虎狼环伺,山河倾颓,亦为必然。

上苍一素将凡人悲欢事当作儿戏,迨大晏嗣君跪降北狄,黑云叆叇的京府长空方得清辉一段。墨蓝的天像景泰蓝上的珐琅......